pk10|pk10四码二期必中方法

軍校里的“神奇爺爺”“神奇奶奶”來了

2019-05-14 16:26 來源:達峰網

退休前,他們是國防科技大學物理、航天、計算機等領域的專家教授;退休后,他們是中小學生口中的“神奇爺爺”“神奇奶奶”。一群平均年齡超過80歲的“80后”,退而不休組建起一支義務科普隊伍,用11年的時光,將知識之輪開進鄉村的中小學課堂。伴隨著“科普大篷車”的滾滾車輪,他們頭上染上白霜、衣角沾滿塵土,但那充滿快樂與激情的步伐從未停歇……

請關注今日《解放軍報》的報道——

軍校里的“神奇爺爺”“神奇奶奶”來了

■陳 思 姚 宏 解放軍報特約通訊員 王微粒

希 望

電路一開一合,燈泡一明一暗。狹小的講臺前,孩子們擠作一團,瞪大了眼睛,入迷地觀看“大篷車”帶來的精彩科學世界。

在燈光的一明一暗之間,孩子們看到了全新的世界;在孩子求知若渴的眼神中,張俊科看到了未來的希望。

張俊科在給孩子們講述電路原理。李曉娟攝

吳國芳在演示氣浮球裝置。李曉娟攝

退休前,他們是國防科技大學物理、航天、計算機等領域的專家教授;退休后,他們是中小學生口中的“神奇爺爺”“神奇奶奶”。一群平均年齡超過80歲的“80后”,退而不休組建起一支義務科普隊伍,用11年的時光,將知識之輪開進鄉村的中小學課堂。伴隨著“科普大篷車”的滾滾車輪,他們頭上染上白霜、衣角沾滿塵土,但那充滿快樂與激情的步伐從未停歇……

4月12日,星城長沙。國防科技大學軍休科普工作室內,一場“華山論劍”正在上演。

“你看,用我這個二進制算盤一算就明白了。”一位戴著舊軍帽的老爺爺邊說邊演示。

還沒等他開始,另一位坐在椅子上的老人打了岔:“小孩兒懂啥二進制,又拿你搞計算機那套……”

“那你說咋整?”老人把舊軍帽一揭,顯得有些氣急。

這時門外傳來匆匆的腳步聲。“張俊科,就知道你在這,吃飯啦!”一位小個子的銀發老太太從門口探進身子。

“哎,老于,來評評理,教小孩用二進制算盤能不能行?”椅子上的老人喊道。

被喚作老于的老太太哭笑不得,只好進門坐下。一坐,一場新的論戰開始,家里,飯菜涼了半截……

這樣的場景時常可見。論戰雙方“來頭不小”:他們都是從國防科技大學退休的物理、航天、計算機等領域的專家。但在這里,大家討論的問題顯得有些“小兒科”——怎么用最通俗易懂的方法來給中小學生科普。因為常年為學生們進行科學知識宣講,這群可愛的老人被學生們稱為“神奇爺爺”“神奇奶奶”。他們還有一個浪漫的名字——“科普大篷車”。

小小的篷車大大的光

張俊科是“大篷車”的主講,他教了一輩子書,從大學生到如今的小學生,可謂經驗老到。

不過最近,他總在鏡子前照了又照,一會整整衣角、一會練練手勢,像個初登講臺的新手。原來,最近“大篷車”接到了新的邀請,他們將參與一個叫“全國中小學生研學實踐教育基地”的項目,將課程錄制成視頻,放在網絡平臺上,供全國中小學生觀看。

想著自己的科普課即將面向全國,他們有說不出的高興,這意味著他們的影響更大了。

對于年過八旬的張俊科來說,去往平江的科普之旅就像一部電影,盡管已經過去了3年多,一幕幕場景仍會不時在腦海中回閃。

2015年11月的一天清晨6點,軍休室地上的電子積木被燈光喚醒,它被貼上標簽,封進箱子,然后與其他12個箱子一道,被一雙雙蒼老的手抬上面包車。

接下來的3個半小時,它們穿過還未來得及灑水除塵的馬路和靜謐無聲的高速公路,穿過起伏顛簸的鄉村小道和清晨初醒的大山河流。箱子隨著山路一起一伏,旁邊護著的雙手從不曾離開半分。

張俊科和大家一道,用一輛面包車載著整整13大箱實驗裝置,去往岳陽市平江縣觀音閣小學。那是一所大山腳下的學校,學校里沒有年輕教師,也沒有娛樂科技類的課程,全校120余名學生,留守兒童占到7成。

同行的78歲老人吳國芳清楚記得,孩子們那一雙雙亮得讓人心疼的大眼睛。當老伙計們把長長的課桌拼起來,擺上電子積木、模擬電路、紅綠燈后,孩子們嘩地一下圍了過來。

“孩子們,你們看!我把這個孔堵上,燈滅了,我把手拿開,又亮了!”如同“戲法”一般,圍觀的孩子們伸直了脖子,怯怯的眼神掩蓋不住內心的好奇與欣喜。

突然,一只“氣流飛碟”從教室飛到了操場,空氣動力學的奇妙釋放出山里孩子的“撒野特長”,他們一邊追著跑,一邊喊著:“爺爺奶奶們好厲害!”

“其實,面包車并不大,也沒有像樣的篷,但是當孩子們叫出‘大篷車’名字的一剎那,大家都覺得這一趟沒白辛苦,篷車雖小,但可以讓孩子們看到大山之外的光。”76歲的楊昂岳老人話語中滿滿都是對孩子們的疼愛和期望。

如今,為了科普教育做長線,老人們買來幾百本科普類圖書,將“大篷車”開進了大山深處的中小學校,建起了擺滿精美繪本的圖書角。

埋下一粒希望的種子

孩子們喜歡“大篷車”,不僅是愛看各式各樣新奇的科學實驗,還喜歡聽爺爺奶奶講他們親歷的科研故事。

卓尚攸年輕時曾是羅布泊核試驗隊伍中的一員,在那里,他度過了“天當房,地當床,野菜野草當干糧”的青春歲月。當他為孩子們講述起老一輩科研人的故事時,所有人都聽得著了迷。

“那里的爺爺奶奶真的沒有水喝嗎?”一個小孩說著,眼淚便掉了下來。窗外的余暉映照在孩子與老人的臉上,構成一幅動人的畫面。

張俊科是“哈軍工”時期最早的一批計算機人。每當與孩子們聊起“銀河團隊”奮勇攻關、為祖國事業獻出生命的故事,他的心情總是難以平復:絕癥晚期仍在病床上堅持工作,并完成了整整5大本教材的蹇賢福,直到“銀河-Ⅰ”研制成功,才帶著莫大的欣慰離開;同樣帶病工作,病魔侵襲時一聲不吭的王育民,倒下時手中還握著測試筆……

孩子們不一定記得住那些閃光的名字,卻總會被那些故事所打動,舉著手問“哈軍工”是什么樣?張俊科激動地答道:“如果有一天你們有人考上了國防科大,如果我還在世,一定去校門口迎接你們!”

“在孩子們的心中埋下一粒種子,這也許是‘大篷車’最大的意義。誰敢說再過二三十年,這些孩子中不會出現鄧稼先、陳景潤呢?”對于孩子們的未來,老人們充滿希望。

花城社區、長坡社區、板江中心小學、梅湖小學、烏山小學……從城市到農村,從社區到學校,“大篷車”的足跡走了一路,老人們的精神也感動了一路。

“這樣高齡的老人都不遺余力,我們有什么理由不去做。” 不知不覺間,“大篷車”的精神感染了許多人,一些志愿者紛紛加入進來,甚至連小學生在參觀了幾次他們的科普展覽后,都主動地當起了小解說員。

科普,辛苦并興奮著

這些年來,軍休站工作人員周舟總有一個感覺:這群已經退休的老同志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活力,讓人不由自主地被感染。

這是一群從來都閑不住的老人。一年365天,老人們不是在開展活動,就是在為活動做準備。“只要是定了任務,就要拿出咱們年輕時搞科研的勁頭來,這是咱‘哈軍工’的傳統。”

從這樣一組數字中,我們或許可以窺見老人們的忙碌狀態——

11年來,“大篷車”走過上萬里路,他們開發和展示了數學、電子積木、機械、機器人、游藝等5大類100多小項的科普演示項目或競技項目。僅2018年下半年,他們就組織了11次“科普夏令營”和“科普大篷車”活動,接待了20批次的小客人,受教中小學生達1000多人。

讓老人們樂此不疲的源泉,是無處不在的“被需要感”。

一次,他們為社區的電腦班義務授課,60人的房間擠進了上百人,甚至有遠道而來的“學生”站在走廊上“旁聽”。

還有一次,科大附小的老師看到老人們的課堂如此生動,還專門向他們討教制作科普裝置的技巧。

“咱們的科普活動,不知不覺成為了品牌,大家這么關注咱們,咱們就更得干好。”張俊科的話語中透出興奮。

一項辛苦的工作,因為一群興奮的老人變得格外充滿活力。張俊科嗓門洪亮、楊昂岳走路帶風、王保恒用電腦上網比年輕人還溜……在人們眼中,這群老人的精神頭兒總是那么足。

熱門文章
圖文推薦
最新推薦
編輯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| xml地圖 | 達峰網移動端
鄭重聲明:達峰網網站資源摘自互聯網,如有侵權,麻煩通知刪除,謝謝!
pk10